蔡襄:日夕风日酷烦,精茶数片,可解暑热
滴滴传媒有限公司 / 2019-07-30

蔡襄:日夕风日酷烦,精茶数片,可解暑热丨私享艺术




北宋·蔡襄 《暑热帖》行书手札

书于1052年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襄啓,暑热,不及通謁,所苦想已平復。日夕風日酷煩,無處可避,人生韁鎖如此,可歎可歎!

   精茶數片,不一一。襄上,公谨左右。

   牯犀作子一副,可直幾何?欲托一觀。賣者要百五十千。


   《暑热帖》也被称为《致公谨尺牍》,是蔡襄写给朋友李端愿(字,公谨)的行书手札。从手札的内容可以看出,蔡襄颇通情理,“暑热,不及通 谒”,不去别人家拜望,省得招人烦。炎炎夏日,通情达理的他也不免抱怨,感喟“日夕风日酷烦,无处可避”,但最终上升到人生哲学的高度,“人生缰锁如此,可叹可叹”。唯有喝点精茶, 稍带送友人精茶数片,可解暑热,感受些人生情趣。





    此帖篇幅虽短,但帖中行楷相间,字字珠玉,法度严谨,淳淡婉美。暑热所带来的烦躁在 笔端已化为一阵清风,如解暑的精茶一样,给人一种清新悦目的感觉,作者淡然豁达的秉性也 跃然纸上。





    暑热难避,可世间亦有清茶可解。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无处可避的,何止是暑热呢?人生缰锁亦是如是。放松点,简单点,直接点,与人交流,对话先贤,与世界关联,所苦想的事,终会平复,所疑惑的事,也会获得解答。

   大暑过了,便是立秋。大暑过了,夏日里的约会,只待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