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破纪录,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缘何受热捧
美术报 / 2022-06-01

张大千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133.6×72.8cm 设色绢本 立轴 1947年作 成交价370,495,000港币

张大千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 133.6×72.8cm 设色绢本 立轴 1947年作

  在4月30日的2022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上,一幅张大千《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以3.7亿港元(折合人民币3.14亿元)的天价成交,不仅刷新了张大千个人绘画的拍卖最高纪录,也在齐白石《山水十二屏》9.315亿元、黄宾虹《黄山汤口》3.45亿元之后,位列近现代中国画大师拍卖成交排行榜的第三名。张大千的青绿与金碧山水画为何如此受到追捧?其青绿山水画究竟有何特色?《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艺术价值在哪里?拍场上近年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的市场行情如何?

  张大千的青绿与金碧山水

  张大千是近代画坛上少有的集传统之大成的大师,其山水、人物、花鸟无一不精,但是论艺术成就,举世公认其山水画当属第一,这也是其山水画能在拍场屡创高价的原因。他的山水画风格众多,有浅绛山水、青绿山水、金碧山水、泼墨泼彩山水、临古山水等多种。大家以往对他的泼墨泼彩山水画关注较多,但是其实青绿山水与金碧山水画也颇能代表张大千对传统的继承与创新,在近代中国画坛,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无疑是十分闻名的。

  “青绿山水”这种绘画品种,首开于隋代著名画家展子虔。在着色技巧上,用青绿设色,唯一传世画作《游春图》(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是中国存世最古老的山水画,也是年代最久远的一幅青绿山水画。到了唐代李思训、李昭道父子这里,青绿山水画又一变。二人在展子虔青绿山水的基础上又往前发展了一大步,以大青绿加泥金、朱砂,复以铁线描,创造出富丽堂皇、富有装饰色彩的“金碧山水”。在李昭道《明皇幸蜀图》中,使用了朱砂、石青、石绿等非常艳丽的重彩设色,画的色彩历经千年艳丽如初。这种金碧山水,也影响到后来南宋赵伯驹兄弟的青绿山水画。

  至北宋王希孟,一个18岁的天才用半年时间画出了青绿山水的千古绝唱《千里江山图》。画用整绢一匹,画群山起伏、江河浩渺之景,用传统青绿法,用笔精细,景物繁多,意境壮阔,气势恢宏。近12米的长卷,崇山峻岭,移步换景。难怪元代高僧溥光看了百遍,仍感觉“一回拈出一回新也”。由此《千里江山图》成为青绿山水画史上的一座高峰和扛鼎之作。

  而南宋赵伯驹在青绿山水中又别开生面,首开了“小青绿山水”体系,这种近似工笔青绿山水画的风范,对后世影响很大。时人称其“笔法纤细,直如牛毛”。他画的《江山秋色图》(北京故宫藏),虽只有3米长,但构图繁复,设色浓郁,用笔精细。因曾为宫廷画过屏风,常出入宫闱,其《汉宫图》《阿阁图》是对宫廷场景的专门描绘,开创了宫廷青绿重彩画的先河。

  明代又出现一位青绿山水画的大家仇英。仇英的青绿山水画风格是“既工又雅”,融合前代各家之长,既保持了小青绿山水精整工艳的传统,又融入了文雅清新的文人趣味。仇英从小漆工的经历使他对色彩有超于常人的感悟力,特别善于对殿堂、楼阁、庙宇等细节的刻画,营造出一种宫廷奢华的生活场景,或文人向往山林追求隐逸的情调,这在仇英以前的青绿山水画中是不多见的。

  青绿山水画在隋代展子虔、唐代李昭道、北宋王希孟、南宋赵伯驹、明代仇英之后,衰微了几百年,张大千可以说重振了青绿山水的辉煌,使青绿山水这种古老的山水画种,有了新的发展。特别是他画的金碧山水画,在青绿山水之上再复加金彩,青绿与金色交相辉映,富丽堂皇,装饰性强,开启了近代金碧山水画之先河。

  北京荣宝斋藏有一幅张大千1936年创作的《华山云海图》5米多长卷,表现手法是青绿金碧山水,张大千自题“此卷初师僧繇法,既而略加勾勒,遂似李将军矣”。可以看出,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在上世纪30年代中期就已经成熟了。1938年的《仿张僧繇巫峡清秋》,是一件金碧山水画,山石用勾金法,同时画将巫峡的云表现得淋漓尽致,真是应了元稹那句诗“除却巫山不是云”,画上题“仿吾家僧繇笔”,这里指的张僧繇的《雪山红树图》。《华山长空栈》是张大千上世纪30年代晚期画的一幅写生大青绿山水,构图奇特,山耸入云,人在栈道中悬空,画出了华山的险,皴法多见方折,大面积的石绿引人眼球。

  1946年画的《临董源江堤晚景》,临摹了张大千自己收藏的董源《江堤晚景图》,展现了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的功力。在张大千的私藏古代名迹中,曾有一件传为五代董源的《江堤晚景图》,据说是1946年张大千花费500两黄金外加20幅名贵字画购得的,画轴上端有溥儒题“大风堂供养南唐北苑副使董源画江堤晚景,无上至宝”。张大千一生痴迷于此作,曾数次临摹,其中一幅拍卖了1.32亿元的高价。

  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以三、四十年代居多,此时正年富力强,对繁复细腻的青绿画法非常热衷,举凡历史上的大家,都有临摹学习。1957年眼疾后,他就开始弃精细求放肆,开始以泼墨泼彩山水为主了。所以我们看,两幅在拍场上亿元天价成交的青绿山水画《临董源江堤晚景》和《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都是张大千上世纪四十年代晚期画的。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的特色

  1947年12月,张大千创作《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时,正寓居成都昭觉寺。此作曾参加上海1948年《张大千近作展》,1983年上海博物馆的《张大千遗作展览》,可谓来源可靠。在1948年的展览广告中此画标注为“非卖品”,可知这类临古画作,画家自己非常珍视。

  《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用平远法构图,视野极开阔,观之大有千里之势。画出了张大千题画诗中“山色望难穷,江流浩无极”的意境,表达了画家自己“惆怅涉风波,扁舟何处客?”的心绪。此时内战正酣,张大千内心还是比较茫然的,他的人生扁舟在哪里,是他画中表现的主题。一幅好的画作,正在于表达画家的心灵与心情,这件《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恰是画家借画来表达惆怅心情的一幅佳作。

  在技法上,此画并不是完全模仿北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而是综合了张大千对历代青绿山水画的感悟,比如张大千曾画过董其昌的《峒关蒲雪图》,构图舒朗开阔,与这件《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幅《仿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近景画两个高士和一个琴童徘徊在古树和草亭中,中景一片空水无波,远处对岸画一小船与浅山,左中侧画一白衣高士立石背手远望,这个画中人正是张大千自己。

  在用色上,除了青绿山水画惯用的石青、石绿外,多用染金之法,无论近景、中景与远景,都用金来或勾或染,最终产生一种似斜阳夕照的画面感,整幅画无一丝俗格,透射出一种高士思隐的意境来。这种染金之法,是张大千1941年赴敦煌考察两年后,对敦煌壁画色彩的学习与引用,反映出张大千善学古人,大胆借鉴为我所用。

  拍场张大千青绿山水画的行情

  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近年在拍场上颇受买家追捧。在2017年中国嘉德秋拍上,一幅《临董源江堤晚景》以1.32亿元的高价成交,是张大千青绿山水画首次突破亿大关。2019年中国嘉德秋拍,《匡庐图》成扇747.5万元成交。2020年北京永乐首拍,《秋壑寻幽》2242.5万元成交。2020年上海嘉禾秋拍,《峒关蒲雪图》2357.5万元成交。2020年华艺国际北京秋拍,《黄山文殊院》943万元成交。2021年中国嘉德秋拍,《夏山高隐图》7245万元成交。2021年北京保利秋拍,青绿山水画《闲吟策杖倚天风》1897.5万元成交。

  但是假冒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赝品也屡出不绝。如某公司667万元成交的《黄山文殊院》,设色拙劣,线条生硬,明显是一件伪作。就笔者所见,拍场上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真迹,百不见一,更遑论精品了。鉴别张大千的青绿山水画,需要综合看,线条严谨,设色艳丽,构图讲究,题款遒劲,一个都不能少。特别是他独创了染金之法,使他的青绿山水画迥异于他人,造假者不谙此道也难于仿造。(牟建平)